久久99国产综合精合精品,国产乱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99国产成人精品AV电影

<track id="dhb7f"></track>

<sub id="dhb7f"></sub>

<span id="dhb7f"></span>

            手機美網
            掃碼關注 中國美網 有禮相送

            愛 與戀——美的致生范疇(下)

            來源:中國美網 ·13677 瀏覽 ·2022-09-17 14:56:41

             

             第十屆全國美展優秀作品獲獎畫家 李蒸蒸《重彩工筆設色·陳雨光先生》65×53cm 

             

                 陳雨光(憨牛),農歷1949年生。選擇美學與中國畫視錯覺學說創始人。先后獲得過十余項省部委級科研成果獎(包括國家級課題)。在經濟、數學、計算機、美學、哲學、邏輯等跨學科領域,出版有十數部專著,發表有數百萬字論文。其主要藝術哲學類代表著有《美的選擇》、《視錯覺:中國畫的基本格局》;書畫鑒評本《唐詩三百首書畫集》、《宋詞三百首書畫集》、《元曲三百首書畫集》、《中國當代花鳥畫作品精選》、《中國當代工筆畫作品精選》;策劃組織了《中國畫三百家》。

            《美的選擇》作者集數十年努力,首次在國內從藝術哲學的角度,對中國畫學科體系的確立做出了兩大基礎性探索:第一,定義且回答了“何為中國畫”,揭示了“察覺不到光線作用的繪畫法則”。第二,創立了以視錯覺動向力發生學為內核的選擇美學,從整體論的范疇論出發,定義且回答了“何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時八年、約集了三百多書畫名家,編寫出版了填補空白的書畫鑒賞版《唐詩、宋詞、元曲三百首書畫集》的詩評鑒賞家。

                   基于當代藝術家的深度交誼和研究,著作者在珍藏的《元曲三百首書畫集》中,共獲得百多位專業畫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創意的繪畫原作?,F今,許多書畫大家己故世。隨日時移,這部著作中的創作真跡和筆墨文范,己成為理解藝術的無法再獲的瑰寶,尤其數次展覽所引起的轟動,更證明,作為國粹的“詩詞曲/書畫文”的超越時空的神圣的崇高。

             

            倪久齡《長恨歌》117×330cm(憨牛居藏珍)

              

            愛 與 戀

            屈子悲思之愛    少游凄婉之戀

             

            美,

            從那里來?

            為什么是她?

            她,

            又在那里?

             

            美,

            男人與女人,

            太陽與月亮,

            肉欲與占有,

            社會與家庭。

             

            美,

            陽剛與陰柔,

            殺戮與道德,

            愛戀與怨恨。

            亞當與夏娃。

             

            美,

            趣味與形式,

            詩哲與范疇,

            豪放與婉約,

            香草與遲暮。

             

            悲劇。

            文學舞臺上

            表現的

            危險根源。

            哲學范疇中

            揭示的

            死亡伴侶。

             

            美,

            性覺醒的光譜發現:

            眾里尋他千百度,

            暮然回首,

            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多美呀,

            故事!

            范疇!

             

            小孫孫喜歡聽。但不懂。8歲,是不懂。不過,沒關系,大人也沒幾個懂。你,只要牢牢記住這個命題就行:

            復為實之虛。

            中國美學的體系構建,

            從這里開始,

            她,

            在這里。

             

             

            元 始 天 欲

            ——那一自我滿足的欲望,是人類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導我們最根本的力量。

                                                                       ——休謨

             

            “性(/)——道(陰/陽)”的范疇是美的元始基因。

            前面,分析了性與欲、巫與儀、愛與戀的三元結構,重點剖析了社會經濟心理的哲學決定與發生。從愛琴海文化到仰韶文化的同異,較多談及了古希臘文化 (崇高與優美) 的決定論。

            今天,主談華夏之美。

            首先,感謝這么深的文字還有人去讀。

                                                                                              

             黃天虎《王昌齡·長信怨》(憨牛居藏珍)

             

            《美的選擇》作為美學的一次有意思的探討,是深入中國畫作為整體論的范疇論。我自知,既使三十年后的今天,仍然無力進入范疇的學術。因為沒有數學的嚴格推證,范疇論是不可能最終確立的。從亞里斯多德、康德、黑格爾,還沒人能科學定義范疇。中國美學對此,更多的是辭文解義,游離于美學之外,談不上哲學。即使宗白華、李擇厚等人的努力,也僅停留在本體論中,且屬于形容與實踐學派,根本沒有涉及美的起源,更不要說范疇論。

            現今少有人能略言一兩句范疇的,多為還原論。他們從辯證角度出發,看似有些文字基礎,卻全無科學哲辨能力。對整體論一竅不通,以至,八十年前的阿恩海姆,就像一座山,高高擋在了我們面前。

            所以,真正意義上的屬于中國美學的范疇研究專著,至今還沒有問世?!睹赖倪x擇》涉及的范疇,并沒進行嚴格的數學心理學論證。因此,還是那句話:我老了,只有提出問題的能力了,解析,只能盼望來者了。

            不同的是,我絕不茍同空洞的阿恩海姆批判過的美盲行為,堅定地走范疇的為道之路。

            這是嚴格美學起碼的尊嚴。

            對尊嚴的恪守,緣于兩個現實:一是近代引入的,現實與浪漫主義的范疇,用以作為美學和美術史研究的方法論,我持反對態度。二是上世紀改革開放后流行的《中國美學范疇史》,原理上說,立論的基礎并非范疇論,我持批判態度。

            因為中國美學至今尚沒有系統地確立范疇論。就是我常說的,尚沒有中國美學專屬的范疇教科書。

            這,

            是中國美學研究的遺憾。

             

             杜樹森《水樣年華》115×193cm(憨牛居藏珍)

             

            對于第一點,既使西方美術史,現代,已完全摒棄了這一不正確的所謂研究方法。因為它根本無法解析肉欲像的發生,更無法解析殺戮期女神像的主宰。并且,這是明顯的泊來品,全無中國底蘊和氣度——華夏藝術并不是這樣發生。遺憾地是,中國美術史,仍以此為方法論主線,本質說,比喻可以,分析不行,離中國國情十萬八千里,根本不能成為分析與劃期的依據。這也是國人美術視點,總離考古與社會經濟心理頗遠的沿習致因。

            對于第二點,總把錯誤的邏輯起點作為歷史起點。我要問:這是為什么,把根本不屬于范疇的概念,用來演繹范疇,還要當教科書?

            也許,這跟國內學者知識結構有關,文理分家,不懂科學,忽視實驗,卻好裝蒜。很無奈。我至今仍堅持,只有達到可計算性概念的初始結構,才有理證命題意義。因此,現今看到的諸多《中國美學范疇史》,都沒有進入到概念的初始狀態,像有人提及的"精、氣、神",“味、妙、虛、靜”等等。統統不屬于“復(/)”的演譯初態公理結構。由此又見,當下的研究水平多么可憐!

             

            老子用“道(/)”經驗主義了樸素的范疇,中國美學的“合(/)”構成了中國式的“命題結構”,并演義成為今天“可計算性”的圖論運行過程。

            《美的選擇》的主脈,指出華夏之美,是詩意的哲學。華夏美感,盡在浩浩然的為詩之哲中。詩成為國人從古至今的哲義吟思。哲以詩文,成為中國美學的自尊與驕傲。因此,為哲之文的詩,成為中國藝術的脊梁。

            這是中國美學的優勢,也是短板。

            中國式推證,微言大義,喜隱喻,忌直理,道可悟,卻不可明。對于概念,詩可形喻,富文彩,卻難定義,無理論。并且述而不作的傳統,更歧意化了諸多范疇,讓人只知圣人言,不明圣者理。以至今時,多拿來喻意,少自我明確,既使本體論研究,也只開口康德,閉口黑格爾,主體馬克思。而華夏姓什么?從那里來?五四以后,無人問津。這種治學,反而實實在在是反辯證法。

            出發點錯了,結論何矣?

                                                                                            

            褚濱《花樣年華》52×102cm(憨牛居藏珍)

             

            基于這個現狀,我想談談華夏美的主脈。

            還是從性知覺說起。

            從古裸體巖畫,到陶望卿,再到漢墓石棺裸體侍女畫,為儒之尊前的國人性知覺,與肉欲期、女神期的愛琴海性知覺,并無本質區別。只是道德期后,優美范疇成為人類的形而上,裸體漸成西方藝術的中心,華夏反進入歷史的斷裂與空白期。這對研究人類美感的共性范疇,成為難點。因為若不知美何以發生,又何言美。用西來的優美與崇高,能套用華夏嗎?我認為不能。

             

             

             

            華夏為詩,哲從詩出。

            簡單地講,詩經辭騷,就是東方的微言大義。因此,還是簡單化,從詩義情感說起。

            中華為詩,從范疇講,不外:崇陽說——豪放,崇陰說——婉約。這是太陽崇拜與月亮崇拜的延續。若從美的起源分析,全世界人類的共有,似乎崇陰說更是心理脈動,這與肉欲像、女神像、優美像的考古發現,與社會學、人類學的發生,有相同的認知軌跡。

            我的分析從這里開始。

             

            香草美人,詩經騷,一直是中國筆墨的吟未了, 是中國文脈的性知覺。

            而文以載道,又怎樣概括呢?我以為十二字:

            屈子悲思之愛——少游凄婉之戀

            看,愛與戀,還是美的元始天尊。

             

             蔡超《元曲三百首書畫集·曾瑞[集賢賓]66×47cm(憨牛居藏珍)

             

            雖然沒有延續古希臘式的裸露文化,但男人與女人的性知覺,仍構成華夏美感的內核體驗。我一直強調,壯美的男性定向,一直沒偏離太陽神的傳統,以至,豪放、雄渾,壯瀚、浩烈,聲成了黃鐘大呂,成就了士者精神。而柔美的女性定向,也一直沒偏離月亮神的傳統,以至,婉約、窈窕、淑柔、婷舒。成音了絲竹洞簫,成就了士者性情。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直是中國哲詩的吟未了, 是中國詩哲的性知覺。

             

            筆墨借代,豪放婉約,自然蘊有屈子悲思、少游凄婉的愛戀之感。這是頗能動人心肺的風格文絡。若說詩經有婉約,辭騷就有柔綺:出賦若神女,比興似云君,恰飾天地普化,產氣淑真。

            這種美,是一種愛與戀的經騷之美。

            屈子悲思、美政人神,千古不朽。

            騷體九歌,云君山鬼,永恒議題。

            屈騷是中國藝術史上的一大分支。

            屈子美政,香草理想,為華夏的大愛范式。其妙妙女神,悲悲情懷,洋洋萬句,其實只寫了一個思想:

            悲思是執愛的代價。

            相較古希臘的悲劇,文為同心,“愛/恨”范疇,都是為文的綱目。

            這也是中國哲詩為文的內核。

                                                                                                 

            李茀莘《元曲三百首書畫集·徐再思[蟬宮曲]66×65cm(憨牛居藏珍)

             

            華夏,“愛”出金文。

            她本源是性知覺的特殊社會占有欲,并未脫離脊椎動物本能的“抗拒/牽掛”動因。復雜在于,自道德像發生后,情感心理漸漸高級化了肉欲心理,占有本欲,使“愛”情感化——以心示意:溫暖的吸引、強烈的熱情以及無私的付出——藝術為生命的源泉。安格爾用了40年時間解義《泉》,實質上是用畫筆言說美的源泉。屈騷不同,在美前,他有中國式的“距離感”。他和她,兩之相望而訴情兮,無膚肌之需。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占欲因情距而悲,思距憂悲——成為文學的含蓄與高級,情誼親仁——成為永恒的愛末了。這種唯愛之美,悲距之思,情吟未了,成為隔岸的“燈火闡珊處”。美感不是擁抱赤裸,而是“眾里尋他千百度”的“驀然回首”,是詩哲的高級。

                                                                                                          

             樹森《元曲三百首書畫集·夏庭芝[水仙子]42×69cm(憨牛居藏珍)

             

            屈騷的悲思之美,源于屈子本身就是中華千古悲劇的范式。美政理想的辭騷大愛,香草美人的君臣真愛,才是悲思的愛不可及,才是恨不能愛的為國悲懷。

            需要深層欣賞的,是屈子騷文,山鬼云君,愛相戀思。這絕不是單單的男女儂情,我更看深屈子女美,楚王男懷的至潔品性,這與詩人至剛恪求,治世美政的理想不無關系。因此,從公麟到抱石,山鬼之美,都不是色美,而是神美,是精神之美,緣此,祭儀之美,春風之美,理政之美的三美,才成就了筆墨所慕的中華笫一女神的絕冠風采。

            若文學分析,簡單地把屈子悲歌,講為神儀浪漫,用所謂的浪漫主義,硬行定義騷歌,實在是中華藝術的無知。五四以來,西學東漸,后者看,國人治學,有西方名詞時髦的弊像化,目今,仍深深影響大街小巷。

             

             

             倪久齡《元曲三百首書畫集·喬吉[幸福]73×72cm(憨牛居藏珍

             

            在一些人眼中,不用西方泊來詞,似乎為文就缺乏羅曼蒂克。處處彰顯民族的不自信,魯迅對奴性的批判,一點也不過時。而真實的浪漫主義,我看,更多是國人拿來的帽子,不帶上,就沒有心骨、主義和方針,甚至沒有社會主義的新中國文學。騷辭就是這樣被扣上帽子的。我對此,極為反感。因為這是歷史的無知和虛無。在《理想與浪漫的追求》中,我初析了取向浪漫的歷史進程,既使德、法、英的浪漫取向,主旨是自由、平等、博愛,是《華爾華茲歌謠》,是《克倫威爾》序言。

            用卑鄙與屈辱蔑視高貴與榮耀,提倡靈魂極樂,不能讓思想有手套,道德與法不應束縛自由,它不過是民族的心跳??梢?,借助神話與象征,讓自由成為社會政治經濟的音符,是所謂浪漫主義的內核,它的演義,難離極端的自由主義和任意的生活方式。在人類文化思想史上,浪漫主義,有過積極,但它僅是思潮,從來沒被例為經典、路線、方針與主義。只有我們,才會把這種運動思潮,高格為文學主義,莫名其妙地視為帽子和手套,成為理解屈騷,批判經詩的依據,成為文化大革命的悲劇。

                                                                                                                                                   

             陳祖驥《山鬼》68×68cm(憨牛居藏珍)

             

            浪漫的主義,與屈子美政,是格格不入的理念。

            香草美人,神思巫歌,求索的政道光明、美聲大義,才是華夏的屈騷。

            屈子不是道德的放任,也不是美政的寬容,反是王權加持。因此,屈子影響,千百年來,神歌幻影,奇想天問,唱頌的是中華心底的愛國理想,絕不是放任自由、擺脫束縛。故此,我一直視屈子為神圣的大愛,屈子為歌,微言大義,香草美人,理想美政。在他的想象中,那個美到極至的神女巫姑,是他的家園,是他的國土,是他的理想,是他的夢中美政,是舞臺上永遠詠嘆的悲哀。

            美人美政兮,香草悲思兮,騷音不朽兮。

             

            因,

            悲思而代價執愛!

            這,

            才是屈子,才是為愛而悲歌的浪漫。

             

            這種浪漫,不是主義,不是帽子,不是手套,而是: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郭慶慧《元曲三百首書畫集·姚遂[憑欄人]51×100cm(憨牛居藏珍)

             

            在華夏為文而藝術的崇高中,與屈騷悲思不同的,是少游凄婉之戀。

            這也是影響千古的“吟未了”。

            牽掛依依為戀,與愛相較,戀為纏綿。依戀是寂寞的代價。這情懷,是人類的共有。西方著名的故事,上帝造生了亞當,可男人沒有女人,多寂寞呀!于是,取出一根骨,又造生了夏娃。

            性,因此有了兩兩知覺。

            悲思為憂,凄戀為苦,味道頗有不同:一個讓人心跳,一個讓人心死,情感異念,各書千秋。

            下面,體驗少游之美。

            凄婉是苦戀的代價

            傷感情抒,為少游影響千古的文范。

            他抱負失意,取逸遠離,有屈子悲思的政治經歷,亦有不達為文的士者追求。故而,少游出句,雖芳草遠村,遺存騷風楚氣,但他的聲詠,更凝練現實,凄迷意境,用宋詞之冠,標樹了華夏為文的又放聲。

            古評云,長短句至淮海,風韻在蘇黃之上。他高古沉重,疏朗流暢,首首珠璣,感人至深,成為影響千古的抒情范式??梢哉f,情至淮海,中國文人士大夫,終于有了格照和依托。

            淮海的文人化努力,少有騷辭的神怪巫儀的想象,也無屈子天問九歌的奇瑰。其特點,是氣象純真,形成了與楚辭完全不同的文氣意象。用五個字概括,就是:

            秦詞存《詩經》。

            意義何在?

            在中國思想史中,哲義為詩的范本,是《詩經》,且且詩為書先。。

            孔子編《詩經》,百家皆引;漢武尊五經,士者皆師。這種以詩立國的浩策宏略,在全世界是絕無僅有的。因此,詩經比楚辭,千古正統,特別是擇庶子立料舉以來,詩經又系達士標準,其政治社會意義,更是民風教化,經高于辭,一貫如此,正統見識,千百年,不存爭議。

            時至少游,詞為《詩經》,而屈騷則多為精神脊梁,前者成一家之言的位置,沒有其它。故此,窈窕淑女,較云君山鬼,亦是不爭的中國筆墨的正統像。

            窈窕淑女,不是裸露的浪漫,胴體不見于書齋案壁,藝術推崇的筆墨,是范疇的“復(/)”。

            這在全世界理解的優美像的呈相題材演化上,也漸趨一致。崇陰的女性題材中心,不單欣賞肌體的裸露,更欣賞精神的展露,戀/離,悲/苦,依/拒,抗/牽,等等,成為筆墨興致,文學不僅有了深度,隱興之美,更有了藝術的高度。

             

             

            黃天虎《唐詩三百首書畫集·溫庭均[瑤瑟怨]79×50cm(憨牛居藏珍)

             

            詩至李白,崇陰之美,己到“云想衣裳”和“花想容”的服飾文化時代。宮怨太真,閨愁樓苦、小橋簫悲的畫面,真的不同于香草美人,遙遙思情。她是遲暮美人,是文學的又深,士者的筆懷,情韻的依戀。西施的捧胸之痛,黛玉的葬花之苦,都成為美至千古的痛苦極致。

            中國筆墨的“吟未了”,到此,讓欣賞有了新情。因詩而情托,女性之美,定生了范式標準——沉魚、落燕、閉月、羞花。

            在女性中心面前,捕捉美的眼晴,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美于形體之上的而上,她是情感,是政治,是道德,是心姿,是無形的完形。

              

             王小暉《清荷碧影》68×137cm(憨牛居藏珍)

             

            中國畫,因這種為美而吟的詩義取向,在世界美術史上縣有了獨特的藝術表現力,美女為情,愛戀為心,悲思為氣,凄婉為象,誘人的,是依樓嘆月,竹絲吟雨,是看不到的境界與格調,這種復為實之虛的(/)取相,是中華范疇的獨有之美,是筆墨達意不在紙面的獨有表現。

            中華藝術看到的是什么?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

            少游定制的“吟未了”,是“煙水茫茫,千里斜陽暮?!?同為怨女政治,但情抒不同,美人遲暮,貶滴凄婉,是《美的選擇》中士者與皇權的距離慨嘆。她,成為表現特征的象征,雖離遠,卻愁依,借閨怨,訴官庭,花間借代,思政議朝,藝術氣象,萬搬無奈,活脫脫,用離戀,訴出了一幅凄美的畫卷:

            無計花間住,煙水茫茫,千里斜陽暮。山無數,亂紅如雨,不記來時路。

             

            倪久齡《貴妃入浴之一》115×80cm(憨牛居藏珍)

            好個

            不記來時路!

            ——幾多無奈,幾多凄苦,幾多愁憂!

            因,

            凄婉而代價依戀!

            這,

            才是少游,才是為戀而凄婉的現實。

            這種詞存《詩經》的藝術取向,之所以感動中華,根底于六個字:

            風雅頌一一賦比興。

             

             

             馬援《元曲三百首書畫集·無名氏[四換頭]69×128cm(憨牛居藏珍)

             

             詩經六義:賦比興是詩之所用,風雅頌是詩之成形。民音、正聲、功歌,是風雅頌的有形之情;敘物賦情,托物比情,觸物興情,是華夏的為情之美。我在《美的選擇》中指出:中國美學手法,非賦比興,中國筆墨手法,也非賦比興。藝術家倪久齡《長恨歌》、《貴妃入浴》的比興之賦,意為直賦,象為比興,高格在于一個隱字——氣勢鋪陳、比顯興隱。不同在于神隱與逸隱。而唐風宋水之隱——價值,興大于比,起興象征,比興繞梁,言外、韻外、味外、弦外,興音收處,象征哲義。這是第一美感。笫二,是黃鐘大呂。唐風直賦慷慨,性為興也,命為比也,性命為慷慨賦也。這種工筆寫意,重彩書運的藝術手法,若同馬蒂斯,熱衷于鮮艷濃重的色彩,像若直接從顏料管中擠出的性情,大刀闊斧,以直率粗放的筆法,創造出強烈震撼的畫面效果,充分顯示追求血脈表達的表現主義傾向。美于三元共生,感于三法(賦比興)共陳。這是于詩經見文章,于神逸成筆墨的現代/原始論,是真學問,真性情,真求索。美哉藝術的第三,是多彩蘊白描。藝術家黃天虎的詩怨,將赤裸的直吐,化為豐富華麗的排仗,文氣飛升,若習《落神》之曹植,似仿《秋聲》之歐陽,慷慨當歌,直吐肺腑,用比興手法蘊隱賦,大賦隱于比興,白描藏于重彩,意筆成于工制,創意的修辭,橫添了非常的藝術感動。

             詩至為經,淑女悲凄的為文格致——賦比興,己遠不是小橋流水的絲竹管弦。民情政要,盡在風雅頌之中。記得主編書畫鑒評本《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時,用八年時間,在農村小茅中,日夜吟讀,筆畫感想,由開初不解花間,到后來深體儂意,真可謂,讀詩至萬方知少,騷體奇瑰,經言深廣,至今,不過略體一二。還真不敢說,了解屈子泰觀,了解悲思與凄婉之美。

             為什么經騷構成了藝術為文的主線?民調俗風的淑女與公子,古遠史詩的英雄與巾國,當下戲劇的抒情與詠嘆,這吟未了的女人與男人,在舞臺上,變的只是情調,演義的還是范疇一一美人香草,美人遲暮——性知覺。

            寫了這么多,我想,可以給出定義了:

            美是性知覺的定向。

                                                                                          

                                             

                                   張鴻奎《元曲三百首書畫集·馬致遠[破幽夢孤雁漢宮秋]45×64cm(憨牛居藏珍)

             

              我在《藝術的定向》和相關幾文中,提出了定向范疇對于藝術的重要性。目今,這個范疇幾乎沒有基礎性研究,整體論的范疇論,基礎于變調、平衡與分離。但我認為是定向。

              因為一切藝術都是看的有思想的創意。我總示例,在同一有美感的裸女模特面前,沒有一幅造型是同質的。這就是萊布尼茲的同樹葉異命題。沒有人研究定向對美感發生的決定作用??晌腋械?,它極為神奇,同樣的裸女,不同的眼睛,在她身上體驗的美感完全不一樣,造像的結果,也各不相同。

              為什么?

              我也缺乏心理學的實驗科學論證。但我感應到一點:當一個美感捕捉者,在誘人的足以能產生創作欲望的激動中,美感的體驗,是性知覺的幻化,這種心理產生,不排除有機體荷爾蒙的發生作用,不同的性刺激,會生成不同的精神心理反映,教科書把她寓意為婉約之美——優美,可不同的眼中,幻化岀的優美精神像,又可能是柔美、淑美、惠美、溫美、潤美、倩美、嬌美、恬美,每一類美感,都成為一種象征,她突顯的,不僅是她的"本體″,還有欣賞者體驗到的幻化于形體之外的精神的形而上,這是一種超越了肉欲本身的精神的概念化。

             

             

            楮濱《元曲三百首書畫集·白樸[得勝樂]57×68cm(憨牛居藏珍)

             

             《落神賦》的開啟,女神像被物化,優美像被概念,成為觀賞的文化符號,特別是有宋以來,似水陰柔,中國美學真正意義上進入女性為宗的文學藝術階段,崇陰在楚辭、漢賦、魏風中都有體現,尤為“花間”,秀色可餐,成為文學主體,小、嬌、柔、嫩的優美范疇,對沖了自古以來的大、雄、健、剛的壯美主體,薄云細柳,陶醉了不知多少心懷。應該說,只有人類才有擺脫動物低級肉欲的心理高級,有了精神發現。

              正因為脫離了低級趣味,美感,才讓人有了追求毫無使用價值的精神價值。在性面前,藝術的出現,使人類第一次因定向有了精神的高級追求,超生理的心理精神,讓人類不僅有滿足肉欲的快感,更有滿足心欲的快感,道德像的發生,又讓人類成為更需求精神滿足的有思想的非動物,他和她的性知覺,幻化為精神的概念美,而這種美感,因體驗者不同的心理定向捕捉,再幻化為不同概念的心理造像。

             基此,人類有了藝術,有了文學,有了音樂,有了美術,有了生活。

             她,成了詩的表白,詩化的哲意不同,體驗不同,美感的概念也就不同。

             相同的,是性知覺的定向。還是男人與女人的“吟未了”。除此之外,再也沒有性知覺的意志了。

             因為,社會、家庭,遠遠地古老于私有制,私有制,又遠遠地古老于國家,除了這古老的性知覺占有的意志,世界上還有美嗎?

             我認為:應該沒有了!

             

             

               汪伊虹《元曲三百首書畫集·曾瑞[罵玉郎過感皇恩采茶歌]68×68cm(憨牛居藏珍)

            評論
            還可以輸入 1000個字符
            全部評論(9999
            久久99国产综合精合精品,国产乱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99国产成人精品AV电影